開啟輔助訪問

踏尋足跡,感悟初心! 重訪中央紅軍長征集結出發地于都

2019-6-13 13:59| 發布者: 索拉| 評論: 0

摘要 :       連日大雨,江西于都河水勢日漲,車過渡江大橋,5分鐘抵達對岸。  85年前,8.6萬余人面臨于都河,爭分奪秒,整整3天,渡河遠征。  歷史跨越85年,濤濤于都河,一頭連著歷史,一頭連著現在——1934年1 ...
  
  
  連日大雨,江西于都河水勢日漲,車過渡江大橋,5分鐘抵達對岸。
  85年前,8.6萬余人面臨于都河,爭分奪秒,整整3天,渡河遠征。
  歷史跨越85年,濤濤于都河,一頭連著歷史,一頭連著現在——1934年10月18日,中共中央、中革軍委率領中央紅軍主力,南渡于都河,踏上了長征路。
  往哪里去?該怎么走?無論是戰士還是老百姓,絕大多數人并不知情,但都有一個信念:隨著黨走。
 
今天的于都河畔

  當年于都河畔,寒氣襲人,人山人海,為盡快搭設浮橋,群眾把門板、床板甚至壽板都拿了出來。老鄉們一面隨著紅軍走,一面將雞蛋、糯米團等往戰士口袋里塞,久久不愿離去。時任紅一軍團第一師第一團團長楊得志后來回憶:“寒氣很重了,咱們回首眺望對岸打著燈籠、火把為紅軍送行的群眾,心里不由有股暖融融的感覺。”
  據史料記載,中央紅軍長征途中共進行了380余次戰斗,犧牲營以上干部430余人,平均年齡不到30歲。爬雪山過草地,翻越18座大山,跨過24條大河……是怎樣的初心和信仰,激勵著這支隊伍百折不撓,戰勝一切艱難險阻?
  出于都縣城一路向東,一個多小時方才抵達段屋鄉寒信村。
  肖東洋老人拿出一本淺紅的義士簿,一頁一頁翻過,最小的才14歲,1934年后再無音訊。寒信村當年百人參加長征,最終回來的只有一人。
 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。一路采訪,一路感動,有時不得不停下筆,擦拭涌上來的淚水。出發前夕,于都人民母送子、妻送郎當紅軍,僅僅一地便補充兵員2萬多人;于都人省下自己的口糧,僅1934年5至8月便助紅軍籌糧79390擔……段屋鄉圍上村銅鑼灣村村民段九長,就是在那個時候參加了紅軍。
  銅鑼灣,紅一軍團長征出發地,也是紅一軍團軍部所在地,段九長背著發報機過草地的故事,十里八鄉耳熟能詳。
  村民段春華向咱們講述了爺爺段九長的故事:“動員會開完,爺爺就當了紅軍。”因為身高體壯,時年39歲的段九長抬著發報機跟隨在毛澤東、周恩來等中央領導身邊,近10名保護發報機的戰士陸續犧牲,最后只有他和另外一位戰友,歷經千辛萬苦把發報機抬到了延安。解放后,段九長回鄉務農,一次進京探訪毛主席,主席留他住下。臨走時,段九長謝絕了錢物,只帶回老家一壇酒。之后,毛主席聽聞段九長仍住在茅草屋內,便寄來300元錢。段九長這才蓋起了幾間矮房,卻又將省下的120元寄回了北京。
  “爺爺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:你們不要給政府添麻煩,邦家現在還不富有!”段春華引見,村干部來慰問,老人家總說自己沒有什么要求,可有的事他卻特別熱心。盡管過雪山時腳趾凍掉落下殘疾,可只需村里和周邊學校需要,老人總會去給大家講長征故事。86歲高齡時,段九長還帶著年輕人,為村里和周邊幾個村拉電線。“看到通電,爺爺樂得合不攏嘴。”段春華說。
  如今行走寒信村,700多平方米的游客接待處即將落成,村民的二層小樓拔地而起。“黨和政府沒有忘了咱們老區人民,這兩年搞鄉村旅游,人均年收入保守說都上了1.2萬元。”村支書肖福春說不出的驕傲。
  正值高考結束,肖福春告訴咱們,每年高考后,村里都要在祠堂擺下學子宴,第一句話便是要告訴大家:“勿忘黨恩,勿忘先輩,走好新的人生路!”
  
  來源:人民日報
  編輯:劉芬
  編審:郭傳城
  
登錄 發布 返回頂部